首页 科技新闻正文

埃塞俄比亚挖出一块头骨,人类祖先换人了?

科技新闻 2019-10-09 6 科技新闻

我们人类曾经被认为有一个共同的祖先——320万年前的露西。我们还可以在埃塞俄比亚国家博物馆看到她。露西的骨骼化石于1974年在埃塞俄比亚阿法尔山谷(Afar valley)的底部被发现,据说她的名字是由于当时这位发现者演奏了披头士的一首歌曲《钻石在天空中的露西》。2016年,《自然》杂志发表的一篇论文显示露西可能从树上掉了下来。不清楚她是否有钻石。

然而,最近《自然》又发表了两篇论文,描述了380万年前在埃塞俄比亚发现的一个近乎完整的古代人类头骨,属于一名中年男子。正是这种雄性生物挑战了露西作为“人类祖先”的地位

分类上,露西属于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 afarensis),这个新发现的头骨化石的主人属于南方古猿湖滨种。在这一发现之前,阿富汗通常被认为是人类的祖先,生活在370-300万年前。湖边物种生活在420万到390万年前,是露西的祖先。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潘磊(Pan Lei)表示,并不是化石的早期为他赢得了“人类祖先”的伟大称号。首先,你必须直立行走,这是人类起源的标志,也是许多人类进化的生物学基础。只有生理上能够习惯用双脚直立行走的猿才被认为是人类祖先。

潘雷解释说有两个原因。首先,1965年发现的第一个湖滨物种化石是肱骨的一部分,40多年后发现的化石部分不足以证明它们是否直立行走,而阿法尔物种幸运地发现了许多化石甚至脚印,足以证明两足动物直立行走。其次,在这一发现之前,湖滨物种被认为是阿法尔物种的直接祖先,阿法尔物种间接认为这是一个单一的进化过程,所以露西的祖先地位非常稳定。

然而,这一次发现的湖边物种的头骨化石正好证明了“直立行走”的关键点。“由于直立姿势,头部直接位于脊柱上方,因此人类的枕骨大孔位于颅骨底部。猩猩和大多数其他哺乳动物的枕骨大孔位于头骨的后端,适合四足动物行走。”潘雷说。

另一个发现需要在这里中断。南方古猿化石于1987年被发现,可以追溯到390万年前。然而,由于当时缺乏比较材料,其分类不确定,只能说是Arfa种。因此,Arfa物种的生存年龄在370万到300万年前仍被认为是存在的。这次出生的几乎完整的湖滨物种头骨化石进一步澄清了湖滨物种和阿富汗物种之间的区别,并证实了1987年发现的化石是阿富汗物种。

因此,我们发现了390万年前的阿富汗物种和380万年前的湖滨物种。简而言之,一些湖边物种比一些阿富汗物种年轻,这两个物种可能已经共存了10万年。此外,通过比较研究,发现湖滨种和阿法尔种在形态上有很大差异。这两个物种并不是单一的进化关系,阿法尔物种可能来自多个湖边物种种群。

“虽然上新世南方古猿发现了许多肢骨、牙齿化石和分散的头骨碎片,但完整的头骨化石相对较少,导致我们还没有完全了解早期南方古猿的头骨形态。这次发现的南方古猿头骨为我们研究南方古猿的头面部形态提供了有价值的依据。”潘雷说,“湖滨物种的脸上有一些进步的特征,如眶下区域的隆起。因此,湖滨物种不能简单地被视为阿法尔物种的直接祖先。”

潘雷说:“目前的发现不能否认湖滨物种是阿法尔物种的祖先的可能性。只能说这次发现的以头骨为代表的湖滨物种群不是阿法尔物种的祖先,但这两者一定是密切相关的。此外,400万年前,埃塞俄比亚新出土的南方古猿牙齿化石,其形态与阿法尔物种较为接近。如果它确实属于阿法尔,湖滨物种和阿法尔物种之间的关系将会更加复杂。”

由于这一发现,早期人类进化的图景并没有变得更加清晰,而是呈现出一种灌木般的进化趋势,而事实更加不确定。然而,这难道不是科学的魅力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