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暗访京郊地下赌场:藏身工厂层层设卡一场赌局输赢百万

国内新闻 2019-09-29 36 国内新闻

"庄在8点钟赢了."发牌者打开牌,边上的两个人很快就杀了人并得到了赔偿。仅用一只手,庄家就杀了30,000个筹码。在笑声和辱骂中,庄家又按了门铃,大声喊着下一个赌注。

这在电影赌博场景中经常看到,但实际上是在北京郊区的地下赌场上演的。最近,一名记者突然造访,发现仅大兴区及其周边就至少有四家地下赌场。

这些赌场位于偏远的工厂,“甚至警察也找不到它们。”隐藏的赌注与几公里外的赌徒联系在一起,由专车运送。周围的十字路口也有特别的警卫人员,十几个人只被派去赌场观看。赌徒必须由常客介绍,进入竞技场时必须通过层层检查站。

为了吸引赌客,博彩公司会买通一些赌客来发展“大赌局”,并扮演儿童保育的角色来引导赌局。赌场规模除以一次下注的金额,从20,000元到100,000元不等。一些赌场一次可以赢60万元。

记者突然造访,发现四个赌场几乎每天都有几十名赌徒。大多数赌徒来自北京,身份不同。“没人赢。”一位常客说,一些人每天损失70,000到800,000元,另一些人欠赌场高利贷,甚至用他们的房子和汽车打赌来换钱。

一名赌场内部人士表示,类似的地下赌场在北京开了很多,相互竞争。有些甚至“开业十年或二十年”。当赌场受到严密监视时,它们每天都在变换地点“打游击战”。

在沿着北京至开封高速公路穿过南六环路后,汽车向南行驶了10公里到达介绍人展示的远处加油站。据介绍人透露,记者将车停在路边,并报告了车牌和个人特征。三分钟后,另一方打电话把车开到加油站的后院。

电话听筒名叫“四嫂”,是一名中年妇女,后面跟着一名金发女郎。这两个人面面相觑,示意记者开车进医院。后院停着20多辆车,大部分都有北京牌照,包括豪华车。停车场里有三辆车没有熄火,每辆车里都坐着一个戴着耳机的中年男人。看到记者开车进医院,一名男子立即下车盯着他。

四嫂说所有的赌徒都来这里见他们,然后公共汽车把他们带走了。得知是一位熟人介绍的,四少带着记者来到吉林的一辆牌照汽车前,开车到了加油站外面。

汽车转过身,进入一条狭窄的乡村道路。两公里后,它进入了一个工厂区。不到10分钟,这辆车拐了五六个弯,最后停在一个有着锁着的铁门的农场门口。

司机通过耳机打电话给“访客”,一道裂缝闪过铁门。开门的黑衣男子认出了思索,打开了门。与安静的工厂区相比,医院里嘈杂的工厂区相当于夜市。

在去大兴区另一家赌场的路上,记者发现一辆车停在了靠近接车点的每一段路上,司机在车里四处张望。接车点在一个工业园区的路边。到达后,小货车司机非常谨慎,小心地问记者的“媒人”。然后他打电话给赌场的负责人进行核实,并允许记者上车。

同样,司机拐进一条土路,开了4公里。路上行人很少。偶尔,他会向返回的汽车打招呼并挥手致意。一路上,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坐在后排的记者。他对赌场的情况守口如瓶。

司机说他是本地人,只负责把客人送到经销商那里。仍然有三四个像他一样的司机。"就像涓涓细流一样,壮族家庭每天支付300元."他透露赌场有很多顾客,他已经在一天的第一个小时里往返了八次。

8月20日前后,记者暗访了藏在庞各庄镇、青云商城等地的四家地下赌场。人们发现他们大多数藏在偏远的工厂里。在赌徒进入市场之前,他们必须去经销商安排的“联合点”,并由专门人员运送。

一个赌徒说赌场这样做是为了避免风险和防止被“解雇”。司机在接待客人后,必须与经销商核对客人的身份,然后才能被带到赌场。“在几公里外的路口,甚至在高速港口,都有专门的看守。普通人无法认出他们。一些赌场有30多名看守。”

庞各庄镇西汉路附近的赌场建在一家工厂里。庭院内侧的一座厂房被建成赌场。四五个戴着耳机的中年男子在大门外巡视。他们看到赌徒们走进大门,并迅速仔细地看了看。

常客说,这些人的任务是向做市商展示场地。他们会特别注意赌徒的服装。许多赌徒没有为此目的携带背包。此外,一旦输钱的赌徒制造麻烦,他们应该立即停止。

8月22日,记者联系了位于大兴区青云店镇的一家赌场。会议地点在青云店镇综合行政服务中心对面的道路上,距离青云店镇政府仅500米。

赌场位于几公里外的一家工厂,门上写着“北京XXX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医院办公楼二楼就是赌场的所在地。为了隐藏,赌徒需要穿过一条单人路径才能到达大楼的前面。

下午2点左右,赌场已经开了一个小时了。赌场是二楼的一个大房间,配有沙发、冰箱、浴室和其他设施。它装饰精美,一个一米多高的保险箱矗立在显眼的地方。只有当赌徒进来时,房间的门才会打开,房间的窗帘拉得很紧。

进门后,两个“手持鲜花”的男人会带赌徒到院子里更改密码。一张简单的桌子,里面有三个装满百元钞票的黑色钱包、两台pos机和两台手机。这两个人将扫描赌徒的服装,更仔细地看包。当新的人来的时候,会有其他人跟着他们。

在密码室,赌徒可以通过现金或信用卡转账来更改密码。一些赌客交出黑色银行卡一次兑换10万元筹码,而另一方在刷卡后交出10张粉红色的密码卡,每张卡上都刻有“1万”数字。

每当赌徒更改密码时,坐在办公桌前的女人都会在笔记本上记下一个账户,标明赌徒的头衔和金额。记者在现场看到大约1厘米厚的笔记本已经用光了一半。笔记本的一页包含“6800元,25000元”等数字和几十篇文章。

这是下注区。长5米以上、宽2米的扇形赌桌在深绿色桌面上画出16个下注区,分为“庄”、“闲”、“和”几类。每个下注点都有一个“大注”赌徒,30多名散户围在桌旁。

在赌桌中间,一个年轻的女庄家坐着发牌,每一边都有一个女人负责杀人和赔偿。赌徒可以下注,然后庄家会发行两张牌来比较点数。卡片后面的大屏幕将实时记录每场比赛的开始。

当记者进入竞技场时,赌场的第二轮才刚刚开始。女发牌员拿出8套扑克牌,熟练地把它们分类,整齐地放在她面前。然后,她按了三次铃,“开始了!”

赌徒们很快聚集在桌旁,手里拨弄着一些筹码,在下注区拍照。几秒钟后,数万元的筹码被放在桌子上。“买了就走!”经销商又按了门铃,开始打开卡片。

"庄在8点钟赢了!"莲花边上的两个人伸出手,拿走了闲置的筹码,从边上的盒子里拿出筹码来补偿赢家。这时,赌徒们的笑声和辱骂交织在一起,庄家按了门铃,他们开始了又一轮下注。

记者观察发现,坐在赌桌旁的“大赌注”都持有数万元甚至10万元的筹码,经常有人抛出2万元或3万元的赌注,而站在赌注后面的赌徒大多是数千元。

一个赌徒说,赌场要求每注500元的上限为3万元,而赌桌上的赌注总额为数万元。赌场每局开了4张牌,每局开了60张牌。每张卡只花了大约20秒。气氛非常紧张。“这意味着每20秒,就有数万美元会赢或输。比赛后,有人可能会失去一切。”

坐在赌桌旁的赌徒拨弄着手中的筹码,而站着的赌徒伸出手来下注。铃响了,桌上的薯片发出刺耳的声音。经销商瞥了一眼桌子。将近10万元的筹码点燃了气氛。

"九点钟闲在家,闲赢!"连庄结束了,几个赌输了的赌徒站起来离开了桌子。这个经销商一只手就杀了近3万元。一个赌徒沮丧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第二张牌还没有结束。“损失了29(万)!”

老刘,一个常客,看过很多这样的场景。“许多赌徒都迷信,认为这种连庄是个好兆头,所以他们押了很多钱。然而,它们通常被种植在下一个,庄家也可以收获。”他认为这可能是“庄家的诡计”,但经过多年的赌博,他看不出问题所在。

客人离开餐桌后,手持鲜花的男子会立即带来几个新的“大赌注”。这些“大赌注”大多是中年男人,穿着得体,彼此之间几乎没有交流,但私下里却在争吵,“如果你赌10,000英镑,有人会赌15,000英镑,你会大一个头。”

记者联系了一些赌徒,得知赌场在圈内相对受欢迎。每天都有数百人来,大部分来自北京、朝阳、房山,还有一些人开了一个小时的车。赌徒中有年轻人和一些身份不同的公司老板。"其中一半是常客,几乎每天都来。"

刘老师知道每个赌徒都输了钱。“赌桌上没有人赢,有些人一次输70或80英镑(一万英镑)。卖房子和汽车的人很常见。”

刘介绍说,每个赌场从中午到晚上在不同的时间开业。为了让赌徒保持新鲜,赌场每天只开放大约3个小时,没有等待时间。每个赌徒都联系了几家赌场。当一个人不幸时,他会找另一个人做水测试。"从来没有缺少场地。"

此外,赌场将培养一些常客成为内部人士,让他们帮助吸引其他赌徒,如果他们下了一个“大赌注”,也可以得到佣金,但前提是他们很清楚自己是谁。介绍普通赌客奖励200元,并介绍“大赌注”可以获得银行家5%的奖金。

记者通过内部人士来到大兴区安定镇附近的一家赌场。下注开始后,内幕人士将聚集在新赌徒周围,诱导另一方下注。一个赌徒输了2000元筹码后,他告诉对方,“这个赌注可以用4000元还回来。”当桌上下注较少时,庄家会给他眨眨眼。他会偷偷找到经销商,拿走10,000元筹码。他会在桌子上又喊又拍,以促进桌上的气氛。

刘说每个赌场都有几个这样的托儿所。他们可以帮助经销商吸引顾客,有些甚至进入股票市场。他声称在北京地下赌场玩了七八年,已经看穿了赌桌上的把戏。“庄家有更大的赢款幅度,而且庄家还会限制每手牌的下注幅度,以降低赔钱的风险,因此赌徒很难赢钱并离开。”

作为内部人士,“四少”在圈内名声不大,现在是两家赌场的股东。她告诉记者,如果能下一个数千或数万元的“大赌注”,每个人都会得到数百元的奖励。如果你想获得股息,你需要购买股票。

“开一家赌场大约要花100万元。几个股东将聚集在一起。”Sisao说她已经是两家赌场的股东了。赌场每天结算账目。根据行话,利润被称为上水,她可以得到上水5%的股份。

八月底,记者们一个接一个地对这两个赌场进行了暗访。内部人士表示,两家赌场都是实力雄厚的东北所有者。记者去的前一天,一个在上水有10多万元,另一个在上水有60万元。

在河北省涿州码头镇的一家赌场,记者看到一名男子在赔钱后向银行家借钱。他已经欠银行家6万元,并抵押了他的金项链。尽管他苦苦哀求,银行家还是拒绝再次贷款。体育馆里的一个赌徒说向银行家借钱并不罕见。名字是借钱,但它是高利贷。“10美分的利率高得令人难以置信,你必须拿有价值的财产作抵押,汽车和房子都很好。”

据几位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北京有两种地下赌场,一种是“保险局”的固定场地,另一种是“游击场地”,在那里一枪换一枪。

四少成为股东的两家赌场是固定的和游击式的。她说,今年,“游击区”只能在一两天内改变位置。庞各庄镇赌场于8月19日在朝阳区东五环路外开设了一间私人住宅,并于次日迁至庞各庄镇西汉路附近。

“游击区”的设备很简单,一张赌桌和一个院子就可以启动。一位内部人士说,经销商会到处寻找偏远的工厂,以几千元租几个房间,然后通知赌徒。"没人知道明天比赛将在哪里举行,只等银行家通知。"

另一家长期在房山区经营的赌场最近悄悄地搬到了河北省涿州市的一家工厂。赌场内部人士说,“这都是为了安全。去安全的地方。也许你明天会回北京。”

赌场位于村道附近,非常偏僻,晚上8点钟,银行家在一公里外的路边安排了一个特别警卫,有两个人守卫着工厂的大门。记者在医院的停车场看到,大多数汽车都有北京牌照。"北京有许多客人,所以我们将在晚上后回去."

知情人说,“游击区”需要更多的警卫,这些警卫是临时雇佣的,每天工资500元。包括荷花官员和观众在内,壮族家庭每场比赛花费约5万元。

赌场位于大兴区清云甸镇,是四嫂入股的固定场所。一名带东北口音的旁观者告诉记者,赌场已经开业一年多了,安全的前提是“银行家花了很多钱”。为了确保安全,庄家只能安排赌客在几公里外联系,“这样没人能找到地方,公安也找不到。”

下午5点,青云店赌场解散,三辆车穿梭于工厂和街道之间运送赌客。悲伤和快乐的赌徒下车后,一些人开车回去,一些人去下一次赌博继续他们的高赌注。

听到分手的消息后,另一名赌场内部人士向记者发出邀请:“我有一场最大赌注为10万英镑的大游戏。带来更多的钱。”(记者李明)

公安机关破获32000多起伪造和出售居民身份证案件。截至目前,全国公安机关共破获伪造、贩卖居民身份证案件32000多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6000余人,捣毁制假、贩卖假身份证窝点1900多个,发现网上居民身份证违法信息已清理完毕4460余条。[细节]

最高人民检察院首次为公众举行开放日。超过23,000人参加了为期五天的开放日。8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举行了第31次开放日。与前30次不同,此次开放日是检察开放日制度自2010年建立以来首次向公众开放,邀请对象通过网上注册确定。在为期五天的注册期内,共有23,519名来自全国各地和港澳台地区的游客通过最高人民检察院官方网站和微信公众号注册。[细节]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