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新闻正文

母基金增速全面放缓 业内:期待更多长线资金入场

财经新闻 2019-10-09 2 财经新闻

今年以来,私募股权/风险投资融资的难题一直存在,甚至从融资端蔓延到投资端。原因是2018年新的资产管理法规的影响自然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另一个直接原因是作为“活水之源”的母公司基金也开始遭遇“资金短缺”。

众所周知,作为整个股权投资的上游,母公司是整个行业的重要资金来源。然而,新的资本管理法规阻碍了银行和保险等金融机构的资本投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市场化母公司的资本募集。另一方面,由于政府主导基金的大部分资金来自地方政府向银行担保的贷款金额,这些资金在新的资本管制条例出台后“停止流动”,因此大量政府主导基金在筹集资金方面也面临巨大压力。

母亲基金没有钱吗?对这个行业有什么深刻的影响?员工如何看待这个问题?日前,《国家商报》记者采访了一些女性基金从业者和风险投资机构。

回顾中国母公司的发展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2001年。今年,“中关村风险投资引导基金”正式成立,成为中国第一只风险投资引导基金。2012年,在风险投资/私募股权行业优惠政策的背景下,市场化母公司开始出现并进入快速发展轨道。三年来,随着国家财政支出方式的转变和行业的快速发展,政府主导型基金遍地开花,成为人民币基金有限合伙人的骨干力量。

根据筹资主体,母公司资金的主要来源如下:政府资金和国有资本;金融机构的资金;私营企业基金;个人投资和家庭财富。过去几年,金融机构和政府资金无疑是母公司资金的主要来源,但从最近的筹资情况来看,情况并不乐观。

根据青科私募基金的数据,自今年以来,已经设立了85个政府主导的基金,其中56个已经投资,6个已经退出。到目前为止,已设立政府主导基金2089个,累计筹集资金3792.3亿元。根据中国投资研究院的数据,仅在今年1月,就筹集了6只政府主导的母公司基金,目标规模为44亿美元,同时筹集了5只基金,总资本为25.57亿美元。

仅仅通过收集一年的数据似乎没有问题,但是与前几年的数据相比,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线索。例如,2018年,建立、投资和撤出的政府主导基金数量分别为279、181和11个。虽然看起来数量不小,但与去年同期的数据相比,市场显然相对冷清。

从总体数据来看,前几年母公司的数量一直呈直线上升。这种疯狂的趋势在2017年戛然而止。与前一年相比,当年设立的母公司数量几乎减半,2018年这一趋势仍在继续。

北京一家政府主导基金的合伙人告诉《国家商业日报》,2018年被广泛认为是中国母公司基金业进行深度调整的一年。“以市场为导向的母公司规模缩小,政府主导的基金增速首次放缓,因此今年是中国母公司行业增速总体放缓的一年。”

另一位来自文化娱乐投资组织的投资者关系(Investor Relations)告诉记者,他的组织以前从政府主导的基金中获得资金相对容易,但今年情况发生了变化。“在筹集资金时,他们找到了一个他们以前熟悉的母基金。他们说他们以前投资的钱被没收了,他们没有钱投资我们。现在他们只是自己直接投资。”

谈到母公司资金筹集和设立速度放缓的原因,许多母公司受访者向记者提到了新资本管制条例实施的影响。

2018年4月27日,新的资产管理条例正式发布,为所有资产管理业务制定了统一的监管标准。上述基金的合伙人表示,新法规对政府引导基金的影响是多方面的。“例如,投资者不得使用贷款、债券等筹集的非自有资金。投资民间基金,直接导致政府引导基金融资困难增加;第二,交易结构中只允许有一个嵌套层次,因此如果私募股权基金的LP中有资本管理计划,就不可能投资于子基金;第三,新的资产管理法规要求只有封闭式私募股权产品才能投资股权,还要求有一个难以解决的匹配期。第四,新规要求降低杠杆,这不仅会影响直接融资,还会间接降低短期内社会资本在私募股权基金中的投资比例。”“银行和保险基金不能离开银行。更严格的货币供应和监管给政府带来了很大压力,要求其引导资金筹集。合伙人叹了口气。

也许正是由于这种压力,许多大型金融机构在进行资本出资时会更加谨慎,或者提出一些特殊要求,如设置保护层、设置优先低压(priority LP)等。

此外,以前已经建立并投资了大量母公司基金,但由于母公司基金投资周期长,退出一直是一个难题。从上述统计数据可以看出,虽然母公司基金的设立和投资数量一直创新高,但提款数量却没有取得任何进展,甚至有一定的下降趋势。资金没有回笼,在一定程度上也加剧了母公司的“资金短缺”。

前海木基金首席执行官合伙人金海涛(Jin Haitao)曾写了一篇文章称,作为中国的母公司基金,需要管理者对GP的投资决策质量和基金运营能力做出微观判断,母公司基金管理者的一线直接投资经验尤为重要。“目前,我国分母基金的大部分经理人都没有在一线运营直接投资基金的成功经验,因此他们对子基金的判断很难获得投资者的信任。这是母公司难以筹集资金的一个重要原因。”

根据私募(Private Placement)的数据,记者在资本管理方面,将政府主导基金LP中的前10家机构进行了排序。从统计数据中可以看出,政府主导型基金的LP包括政府机构、上市公司、保险基金、信托基金等政府主导型基金,这些机构只是代表的一小部分。

事实上,不同基金主体所代表的基金性质不同,投资偏好自然也不同,对母公司的投资需求也不同。北京一家母公司的高管告诉记者,以政府资金和国有资本为例,这两类资金通常不是简单的资金分配,因此除了投资收入之外,还会有其他需求,如引导地方产业发展和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也正因为如此,其投资周期通常为8年甚至10年以上,这就对资本期限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这位高管指出,母公司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是长期资金来源短缺。“很多社会资本LP在听了这么长时间后退出了,但事实上它仍然追求短期利益。我们仍然希望更多的长期资本能够进入市场,并在制度层面加强长期资本的供应。”

事实上,母公司长期资本投资的趋势确实在加强。此前,前国家社保基金理事会副主席王忠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社保基金近年来一直在积极投资和分配母基金。“新经济、新商业模式和新技术层出不穷。变化如此之快,以至于作为母公司的社保基金和投资组合可能无法适应。将会有一组专业的母公司基金。像我们这样的大型投资机构应该选择这样的母公司基金,以抓住最详细、最专业和最一线的机会,解放自己,获得稳定的回报,而无需付出高昂的成本。”这无疑拓宽了母公司的资金来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